CBA=世界体育风向标?全球都盯着看它如何为复赛打样

2020-04-08 08:25:45 来源: 后厂村体工队

   武汉都解封了,那说好6号复赛的CBA呢?

3月8日,春节后的第一个节日,据官方公布的数字,中国境内新冠病毒单日新增感染人数首次降至两位数;两天之后,知名篮球媒体人苏群在微博上爆料,“据我了解,cba后半赛季回复的大方向是确定的,4月6日或2日开始.....”

武汉都解封了,那说好6号复赛的CBA呢?

这是进入3月以来有关cba将重启的传闻中,不仅口气最确定,也是第一次出现了具体日期的“爆料”。同一天,广东宏远俱乐部总经理朱芳雨和浙江稠州银行总经理方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都确认了cba有望在4月重启的消息,朱芳雨甚至确认,东莞在积极申办传闻中提到的cba赛会制部分的比赛。

按照原本的赛程,CBA联赛本该是在2月1日结束春节长假重新恢复比赛,但因为疫情影响,1月24日CBA成为了全世界第一个因为疫情而停摆的顶级体育赛事。此后,随着国家拿出前所未有的力度进行强力防控,国内新冠病毒疫情日趋向好,而关于cba复赛的问题也重新进入了讨论。经过CBA内部的研究,初步计划复赛后的CBA先分两个赛区打赛会制比赛,青岛、东莞成为大热。而预期中疫情将被控制妥当的4月,也被当做了一个重新体育图片的关键备选时间点。

武汉都解封了,那说好6号复赛的CBA呢?

不得不说,CBA选择在3月讨论开赛的确是一个大胆但不失前瞻性的举动,因为随着疫情的控制,全社会其实也正在逐步从隔离暂停转向重启。3月15日,中国青年报的《冰点周刊》发表一篇特写《复工的复与杂》,而这篇文章中显然透露着一个谨慎而积极的信息:复工复产尽管存在一定难度和问题,但重新激活经济,让人民群众的生活逐步回到正轨,目前已经成为全社会在防控疫情之外的重点问题。

在如此关头,CBA联赛讨论重启的意义不言自明,而这也在不经意间将CBA推到了作为全世界疫情管理风向标的位置,三月底,来自美国ESPN的消息就表示NBA已经将CBA的复赛作为了观察样板,在英国,甚至有球队老板开玩笑说要将英超比赛放在中国来举行。而CBA公司CEO王大为在3月23日致各个俱乐部的那封邮件中,也明确的提到要“以积极的态度去思考”,把这当一次“成长的机会”。

只是,重启可能真没有那么简单。


第一个问题是比赛地相关安排。

其实赛区的确认并不复杂。无论是东莞还是青岛,两座城市最终都对承办赛事表达了热情,何况本身这两座城市也都各自拥有一支CBA球队,硬件软件条件对于举办CBA比赛来说都是过关的。

但是,今时不同以往,很多看起来简单易行的事,放在如今“防疫”的大背景下难度却已呈几何级数提升,在了解内情之后,甚至有媒体人对于cba在此时启动联赛重启的评价是“魔幻”——因为顶着疫情提前复工,需要的不仅是CBA公司一家做周全准备,并且还需不同领域不同部门之间默契协作甚至是审时度势的随机应变。

比如最简单也是最直接的隔离和封闭的问题:其他地方的球队抵达赛地,如何能获得赛区城市的“健康认证”?尤其是从那些尚未解除“疫情防控”地区(所谓“疫区”)来的球队,他们的成员需不需要先隔离14天?

而如果球员需要隔离,那么对赛会服务的人员是否也需要隔离呢?赛会制比赛固然可以要求参赛队伍遵守规定完全封闭,但对于诸如酒店工作人员、场地工作人员也要求至少十几天的完全封闭,牵扯的范围顿时就大了一圈。正所谓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这种压力被释放到执行端的基层时,是否还能保证万无一失,就成了一个很棘手的问题。


另一个问题,就是外援。

此前因为疫情首先在国内爆发,因此相当多的CBA外援在宣布比赛延期之后选择外逃,而现在当国内准备开赛时,这些外援的归队就成了大问题。

麻烦的核心其实不在于疫情,而在于时间。由于比赛恢复日期长期待定,这就给俱乐部和外援都造成了很大的不确定性。对外援来说,在不知道是否能复工开赛的情况下,应不应该离开家人来到千里之外的中国是一个需要好好思考的问题;而对于球队来说,外援归队带来的工资以及费用问题依然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万一重新开赛再往后推迟,或者干脆赛季取消,这笔投入岂不是打了水漂?

所以哪怕各路消息满天飞,哪怕CBA很有可能成为短期内唯一能开工资的联赛,但仍然有相当一部分外援没有在第一时间回到中国,而CBA各支球队对于是否应该努力召回外援也有疑惑。于是截止3月底,返回球队的外援人数也不及休赛之前的一半。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就在俱乐部和外援们彼此观望期间,疫情在海外进入爆发期,而我国出于防疫的重点也从内部控制传染开始转为严防外部输入。3月26日,外交部和国家移民管理局发布入境新政策,从3月28日零时起暂停外国人持目前有效来华签证和居留许可入境。

对于许多俱乐部来说,这条新政简直就是一道晴空霹雳,闸门一落,切断了cba至少半数外援归队的机会。比如浙江稠州银行俱乐部,两名外援本来之前已经买好了机票,但最终还是因为差了5个小时被拒之门外。而一些动作快的俱乐部则开始争分夺秒,比如辽宁队,他们在斯蒂芬森和巴斯都无法回到中国的情况下,紧急运作签下前NBA探花秀O.J.梅奥,并安排他赶在新政生效前最后一刻火线入境。

这样一折腾,CBA重启的内部阻力骤然增加,鉴于CBA各队水平参差不齐,很多球队对外援的水平极为依赖,现如今一些球队两个外援都齐整,而一些球队只有一个外援,有些球队甚至两个外援都被挡在国门外,这显然对比赛的公平性就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因此,有一些声音就表示CBA应该在剩下的比赛使用全华班比赛,但这对于花了大力气将外援接回来的俱乐部就造成了新的不公平。而如果深究下去,外援不归队带来所谓对于CBA合同契约精神的遵守问题也会被提出讨论。而约瑟夫-杨回中国后大闹酒店一事,又牵扯到了国内球队对内援和外援管理双重标准的问题:同样是在CBA打球,这些老外相比国内运动员就非得高出一等么?

如此一来,以往可以睁只眼闭只眼留有不少操作空间的问题,因为这次疫情刺激将会被摆上台面,这反而是很多球队不乐意看到的。

种种麻烦之下,CBA想要在开赛前端平这碗水,恐怕需要非常高超的技巧和手腕。



而除了上述两个问题之外,复工最重要最关键的核心,还是在于体育主管部门国家体育总局的许可。

从舆论来看,CBA最确定接近复赛的消息发布于在3月19日,当时很多媒体已经非常确定地表示CBA联赛计划在4月15日重启,部分自媒体更是登出了重启后的比赛赛程,有些地方媒体甚至开始研究自家球队的分组形势,仿佛“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但是这样热烈的复赛热情,却在随后被有关部门晾在了一边,据悉,就在俱乐部和媒体翘首以盼之际,原本传言在三月下旬某个周一办公会上“研究批复CBA联赛重启”的国家体育总局,在当天却并没有对复赛计划给出批复意见。

随后,CBA各家俱乐部收到了cba公司ceo王大为的一封邮件。邮件没有提及具体的开赛日期,但明确了“尚未得到批复”;邮件中提到了对于防控工作的筹备甚至包括运动员和工作人员感染的风险和责任问题。也提到了cba公司还将继续积极推动复赛。

武汉都解封了,那说好6号复赛的CBA呢?

显然,关于复赛,尽管CBA方面跃跃欲试,但总局以及更高层却不敢放松对疫情的警惕。尤其是在近期一系列的事件不断为复赛传递“必须要慎重”的信息之后。

比如3月底,中超外援费莱尼在进入中国之后确诊,为大型联赛外援入境检疫敲了警钟。而后,从欧洲比赛回国的中国击剑队爆出三例被确诊病例。3月20日,青岛媒体又爆出刚从塞尔维亚拉练回国的青岛国信男篮同一航班有人确诊病例,座位在确诊人员附近的多名青岛球员随即按照青岛防疫部门的要求前往规定地点隔离。当天微博调查显示,“青岛男篮同机乘客确诊治,你觉得会对cba产生怎样的影响?” 认为联赛重启时间恐推迟的人接近一半。



显然,相比于CBA复赛,人民群众对于疫情防控的需求依然是被摆在更高层级的。尤其是在国外疫情愈发严重纷纷“反超”中国之后,社会舆论对于疫情的态度也从重压之后略松一口气重新转为了谨慎,在这种气氛之下,CBA是否需要抢“复赛”头彩已经并不重要。

3月31日,国家体育总局发文给包含中国篮协在内的各个单位:“体育总局办公厅关于暂不恢复马拉松等体育赛事活动的通知”。文件中指示,“今后一段时间内,马拉松等大型活动、体育赛事等人群聚集性活动暂不恢复。”

武汉都解封了,那说好6号复赛的CBA呢?

显然,以一个更严肃的态度来对待复赛,先保证不出事,才是人们对CBA,乃至其他体育赛事复工的最大需求。

因此,对于姗姗来迟的CBA复赛,我们只能说:等待,有时候比行动更需要决心。




本文来源:后厂村体工队 作者:森莱特  责任编辑:周峻涛_NS4573

足球比分 足球比分 比分直播 足彩分析 体球网 进球名单 比分直播 NBA总决赛 西甲直播 篮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