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玉环案更多申诉细节披露 宋小女:追责可以吗?过分吗?!

2020-08-09 08:23:00 来源: 央广网

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张家村,被羁押9778天后,53岁的张玉环无罪归乡。这么多年,张玉环是如何申诉的?他的最大遗憾是什么?前妻宋小女最大心愿是什么?8日的《新闻周刊》对张玉环和宋小女进行了专访。

“申诉是我的头等大事”

27年前的1993年,张玉环被警方认定将两个同村男童杀害,并抛尸水库。而在法庭审理时,张玉环一直喊冤,称遭到了警方的刑讯逼供。在没有有力客观物证、两份有罪供述前后矛盾的情况下,南昌市中院于1995年和2001年做出两次有罪判决,判处他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张玉环回忆,当时宣判死刑,他就晕倒了:“肯定哭,冤枉,就晕倒掉”,在到看守所的路上,法警告诉张玉环可以申诉。

张玉环一直没有放弃申诉:“我不会写,我叫了一个有文化的人写,然后照着抄。其他人都在打牌,我就在写,因为我想申诉是我的头等大事,如果我放弃申诉,一旦死掉了,我就带着遗憾去死。”

“我们不想错过任何一个机会。”张玉环哥哥张民强说,也许这个礼拜不写,这个礼拜就可能错过了哪位好心的检察官或法官,就是这样一种信念一直支撑着他们。

“最大遗憾就是没看到孩子的成长过程”

张玉环寄给各个单位的申诉信有五六百封,但几乎全部石沉大海。

而除了冤屈难鸣的折磨,他还要承受家庭破碎的苦痛,老母亲没法孝敬,妻儿无法照料,只能从家人寄来的照片里看到孩子的成长。大儿子曾在照片背面写道:爸,我这次照相没照好,等你回家来我们再一起照相。

“当时看到他写的字,我感觉好难过。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看见小孩子成长的过程。”张玉环说他在狱中的19年,从来没见到过大儿子,感觉很陌生。

宋小女:他那么爱我,他的事就是我的事

妻子宋小女一边帮张玉环伸冤,一边打工赚钱糊口,不幸的是,她患上子宫肌瘤并发展为宫颈癌,为了生存,她与张玉环离婚改嫁他人。再婚前,她对现任丈夫提出了三个条件:对张玉环两个儿子好,不阻拦她去探望张玉环的母亲,不阻拦她去看望张玉环。

“张玉环那么那么爱我,我不应该为他做什么吗?他的事就是我的事。”宋小女说,每次去看张玉环,就想抱他。“每当我好难过、好无助的时候,我就会想,如果是张玉环在这里抱一抱减减压该多好。”

张玉环回忆,2012年跟宋小女离婚时,他二话没说签了字。“她没有经济来源,要有一个依靠。真没想到她对我还是一往情深,情深似海,重情重义,我是对她表示着歉意的。”

宋小女:追责可以吗?我的要求过分吗?

2017年,两位律师的介入,让张玉环案迎来立案复查的转机。又经历了三年的等待,这起仅有有罪供述、没有直接证据的冤案终于得以平反,8月4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撤销原审裁判,宣告张玉环无罪,国内已知被羁押时间最长的蒙冤者终获清白。

27年前,张玉环用过BP机,27年后,他第一次接触手机,第一次摸到空调遥控器。与社会脱节的他,无意追赶时代,能踏实地睡在自家床上、能如愿与家人拍一张合影,他已经很知足。他希望前妻和儿子回归各自家庭,自己只需要分上几亩农田,再做回农民,孝敬老母亲。

“好多人采访张玉环,在问张玉环那个追究责任的事。”宋小女说,“我也要追究他们,因为他们害了我们全家,张玉环太可怜了。追责可以吗?我的要求过分吗?”

张玉环案的两家受害者家属目前生活情况并不好

张玉环虽然恢复了清白,但27年前杀害孩子的凶手到底是谁?

据当地村民介绍,当年的两家受害者家属目前生活情况并不好,受当年事件的影响,两家人都从张家村搬离。

6岁遇害男童的父亲已患脑溢血,需要人照料,家中没有经济收入来源。4岁遇害男童的母亲刘荷花介绍,自己这么多年来也无法忘记,每每想起都很难受,睡不着觉。她说,现在已经不想再去追究了,不想了,心里恨到了极点,但是放弃了,“已经这样了,没有办法了。”这个现状,跟张玉环被羁押9778天,一样让人窒息,无法释怀。

对张玉环案,别急于替受害者说“迟到的正义”

冤假错案不仅令无辜者蒙不白之冤,还错过最佳办案时机令真凶逍遥法外,27年过去了,当下可能很难回到案件的原点。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是,案件可能找不到真凶,属于两个孩子及其家人的正义,也许永远等不到了。正义如此烂尾,当年制造这起冤假错案的人,罪不可赦。案件陷入僵局,真凶逍遥法外,违法办案者未受惩罚,脱离受害者之痛奢谈什么“迟到的正义”,太轻飘了。

对旁观者来说,这个悲剧可能只是一个热点,两三天热度的新闻,但对当事人和受害者来说,是永远过不去的痛,是人生的改变和一辈子的折磨。办的不是案子,而是别人的人生,这话一点都不错。让每个人民群体在个案中感受到的公平正义,才是真正的正义,无视作为个案的他们,脱离了受害者,谈什么“迟到的正义”是自作多情和廉价的。

“迟到的正义”这种话还是留给受害者去说吧。“正义会迟到但不会缺席”这样的话从受害者嘴里说出来,才能让人释怀,让人放下,让人感到公平正义的力量。正义的交代,首先需要受害者视角的确证,不放过每一个作恶者,不让生者绝望,抚平受害伤痛,然后才有属于旁观者的正义感受。

央广网

推荐阅读

体育吧 看看比分直播 足球直播 球探网即时比分007 溜溜体育 直播吧 球探体育比分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 湖南卫视在线直播 对阵分析